正文 第五九节挑衅
作者:草重      更新:2015-06-27 20:12      字数:3365
    同样作为习武之人,耿飚明白,练功一旦开始了就不能中断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,轻则前功尽弃,重则走火入魔,武功全失,更甚的会有危及生命。要不是有天大的仇恨,没有人会去打扰别人练功。他与张志宏只是名额之争,上升不到那个高度,因此只在一旁静静观看,直到张志宏练习完毕,去洗澡了,他才跟了上去,冷泠的对着张志宏说到:“我要与你决斗?!?br />
    “决斗?”张志宏以为自己听错了,现在是什么年代,还有人要用这种古老的方法来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敢?你不接受也行,只要大叫三声我是懦夫,我就不强求了!”

    “神经?!闭胖竞昝缓闷鼗亓艘痪?,转身便去冲刷着身体,不再理他。他还在执行任务呢,哪有闲功夫去跟这个小屁孩决斗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当你接受了挑战,等着接招吧?!惫㈧低曜砝肟?。

    对着这个蛮狠的少年,张志宏是无话可说,望着他离去的背景,苦笑着摇了摇头,没把事情放在心上。冼刷完毕,在阵地边上的帐蓬换好衣服,张志宏又重新的回到阵地??刹偶觳炝艘槐榍剐?,一抬头就看到耿飚手持长抢,正站在阵地前方冷眼盯着他望。阵地上其他士兵饶有兴趣地看着一身练功服的耿飚,指手画脚的在议论纷纷。部队的生活单调,年轻的士兵正愁着没处找乐子。

    开始张志宏还以为少年人是说笑,没想到他竟然来真的,他诧异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人,还非得要决斗才能解决问题?待问了个明白,却是因为误会他抢了服食药丸名额,顿时感觉到好笑,变成数字的事,自己躲都躲不及,哪还会去争什么名额。不过这种事不好解释,于是没理会耿飚的挑衅,坐到重机枪边上,拿起一块布就擦拭着机枪。他认为少年人闹一会,见没人理睬也就消停了。对张志宏的反应,耿飚是早有准备,他是下了决心要与张志宏耗上了,即不离开,也不说话,目光如探照灯似的,张志宏去哪他就照着到哪,弄得张志宏不胜其烦,却又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正郁闷中的张志宏蓦然心生警兆,起身望向了食品厂围墙边的大树,他感觉到那个方向出现异常。张志宏深深吸了口气,嗅到了怪兽身上的腥臊味。他瞪大的眼珠子仔细地寻找,终于,发现了隐匿在树梢上漆黑的怪兽身影,那是蝙蝠,借着夜色又来探营。耿飚所在的位置也处于那个方向。张志宏迅速地把枪口对准怪兽,向着耿飚喝了一声:“让开”。耿飚执拗的杵在那一动不动,他可不知道张志宏发现了怪兽的踪影,还以为他移动枪口是要吓唬自己,脸上表情更加愤怒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发出了警告人家都不理会以,张志宏不管了,启动复眼,子弹上膛,对着蝙蝠就是一轮急射。能力只相当一进的蝙蝠那逃得出去,身上中了十余颗子弹后再支撑不住,从树梢上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志宏的子弹是贴着耿飚的头顶飞出去的,黑夜里,那子弹拖着长长的火舌就在眼前飞过,开始几枪他还能站得稳,可十几枪过去,张志宏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他心里就慌起来,啪的一声伏在地上,那地面可是推着挖战壕时挖出来的黄泥,为了防止有灰尘,还洒了水的。特战队员有过专门的训练,都不敢长时间去直接面对子弹,更别说耿飚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孩子。等张志宏消灭了怪兽后,耿飚爬起身来,那一身拉风的雪白色练功服被染成了屎黄色。这下耿飚可出大糗了,气得他重重的一跺手中长枪,跑回到武者专属营地去了。重机枪阵地上的士兵看见他狼狈的模样,哈哈的大笑起来。张志宏也笑了,他心想这个梁子可结下了。

    张志宏的枪声惊动了营地里的所有人,冯少锋也来到阵地上了解情况,当看到副机枪手拣回一头体型巨大的蝙蝠怪兽尸体后,狠狠的瞪了张志宏一眼,便没再说话。张志宏的举动太过的轻率,在众人面前没给人留面子,太不理智。武者来头很大,他不好插手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一切,张志宏倒也不后悔,战机一闪即逝,他有把握在不伤人的情况下击倒怪兽。至于别人怎么想,他不想理会,也理会不了。其实他的心正烦着了,不单是为武者的挑衅烦,更为许文胜等战友的安危烦恼。他在送行的时候,心里就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们此行并不太平,怪兽都到营地里来了,深山哪会平静?!

    望着冯少锋办公室大门,那里不时就会有人员进出,张志宏知道他今晚肯定又是一个不眠夜。他很想再次申请加入朱文胜的援救队,可却不知怎么才能说服冯少锋。朱光耀平常都在通讯室,李勇小队是?;ぷ懿康?,阵地在食品厂的另一个边,在重机枪小组,他是新人,与战士们还不够熟悉,急切间想找个商量的人都没有。张志宏再次巡视了一遍阵地后,无聊的坐在角落里,为自己的预感而担忧。

    换了一身作训服的耿飚再次出现在机枪的阵地上,他手提长枪,满脸怒气的看着张志宏??此哪Q?,今晚不决斗是不会罢休。张志宏苦笑了一下,用手拍拍身边的空地,示意耿飚坐下。耿飚被张志宏这一出人意表的举动,弄得是满头雾水,他犹豫了一下,爽快的坐在了张志宏的边上。

    “你有朋友吗?”耿飚被张志宏问的一愣,满脸疑惑的望着张志宏。

    “我有,还是生死兄弟,你知道什么是生死兄弟吗,就是可以相互为对方挡子弹的兄弟。我们一起成长,一起战斗,不离不弃。现在他们有了危险,你想我还有心思去做其他的事情吗?”张志宏也不管耿飚是否听的进,把心里所想到的一气说出来。说完后,深遂的眼眸充满忧虑,让人看得心痛。他第六感向来很准,此时他心里产生一种,想要抛开一切找许文胜他们的冲动。

    耿飚被张志宏的情绪感染了,忘记了自己是来找张志宏决斗,反而问到:“我怎么样才可以帮到你?!?br />
    “你可以进到那间房子吗?”张志宏指着通讯室说到。

    “可以的,部队不干涉我们的行动?!?br />
    “你去找一个叫朱光耀的少校,帮我打听一下救援队现在的状况好吗?”

    “行,等着我的好消息吧!”耿飚爽快的答应下来,提枪起身就走??伤仗Р?,又停下来,面带犹豫的对着张志宏说到:“等事情解决了你会跟我决斗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用决斗这个词,我们现在是战友了,战友间不生死相搏,到时我们可以交流学习,你练武的时间比我长多了,我还想向你请教呢?!闭胖竞瓿峡业厮档?。

    “行,我肯定不会隐瞒,知道的都告诉你?!彼低昝娲朔艿淖吡?。他喜欢听到战友的称呼,他知道战友就意味着自己不再是小孩,与他们站到了同一阵线。

    在机枪阵地上的士兵见到耿飚再次出现,都兴奋地围在一起,准备看一出好戏,没想到张志宏三言两语的就把他打发,来的时候还怒气冲天,可走的时候却兴高采烈。他们不禁对这位新加盟的战友更加的另眼想看,没想到他的枪打的厉害,做思想工作一点也不比射击差,都达到政委的水平了。

    耿飚很快的又再次跑到重机枪阵地,把手上的耳麦稍稍的塞到张志宏的手里。每个小队都有自己的通讯频道,只有总部通讯室的人才知道。耿飚也不笨,偷偷的从通讯室找到了救援小队通讯频道,并顺了个耳麦,那就等于联通了救援小队的通讯了。

    张志宏兴奋的拍打着耿飚的肩膀,把麦塞入了耳朵内。耿飚见自已做的事得到战友的认可,也是十分的兴奋,他也与张志宏一样把一个耳麦塞入耳朵内,原来他还不止顺了一个。

    张志宏会心地看着他一笑,于是两角落人坐在了阵地角落,静静收听着救援小队与总部的通讯。

    耳麦里不时地传来通讯员汇报救援队伍的进展状况,他们已经到达竹农小镇与松布镇交届山区,侦察小队就是在那里失联的。

    山林里,灌木和杂草丛生,救援小队在武装直升机的指引下,正缓慢的向前推近。直升机是两架装备了夜视系统的武19侦察值升机,他们在天空盘旋着,不时的把从地面收集到的信息反馈给许文胜,许文胜根据信息,重点搜索那些可能出现问题的地点。

    T国的天气变化无常,先前一刻还是睛空万里,转眼间就下起小雨。雨水不太,却很稠密,草丛不一会儿就粘满了水珠,变得湿滑无比,战士一不小心就会摔倒。突如其来的雨水给救援小队增加了不少困难,队伍前进速度就更慢了??醋耪绞坎欢系乃さ褂峙榔鸺绦靶?,许文胜不禁忧心冲冲,为了防卫怪兽,队伍带的重型装备可不少,如果战士们的体能消耗太大,出现怪兽就无法组织战斗了,他想了一下,与指挥部商讨是不是就地筑营,等待天亮后才继续行动。

    他的这一请求很快的得到了冯少锋的认同。天黑路滑的,的确不是一个救援的好天气,再加上直升机燃油就快耗尽,就返回基地加油,少了空中支援,队伍会增加许多变数。

    得到指挥部的肯定答复后,许文胜找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山头,命令战士们就地修建防御工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