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辣旋风 第十八章 当土匪遇到流氓
作者:施兇(书坊)      更新:2015-08-09 03:50      字数:2359
    “小心长孙家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仙儿坐了一会得到想要答案走了,只是她临走时交待的一句话,秦寿稀里糊涂摸不着头脑,小心长孙家什么意思?

    秦寿摸不着头脑,不明白仙儿莫名其妙的话意思,自己与长孙家无冤无仇,八竿打不到的关系,可又不得不提防谨慎,常言有道:明骚易躲,暗贱难防,蓦然回首,疯狗栖身。

    转而想到仙儿勾魂一笑千百媚的容颜,秦寿一阵悸动想要占为己有,从她刻意露出守宫砂,有意无意证明自己是处子之身。

    守宫砂这讹传玩意,秦寿压根没相信过,不过仙儿有意无意显露出来,秦寿不用猜也想到她的用意,艳福消受不起??!

    “村长!”

    “聂大叔,有事?”

    聂明走进来的时候,秦寿从沉思之中清醒过来,一头雾水看向心急如焚的聂明,撇开仙儿倩影勾起的想入非非,洗心革面回归正道。

    “村长,豆芽又没了,最后一车豆子,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聂明一脸吐苦水把豆芽短缺之事说出来,秦寿一脸头痛地拍着额头,黄豆这个时期种的不多,货源最多的长安又有人钳制,其余周边村落都搜刮一空,要么人家都是留种的。

    “留种,豆芽没了,在想其他办法,你先安抚村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秦寿说留种,聂明敢说不吗?秦寿看着聂明离去低头沉思起来,黄豆缺货是必然的事,只是没想到这么快,远水救不了近火,村民们没事做肯定不乐意。

    如今之际也只有酿酒了,既然要酿酒,那就平民化最佳选择啤酒了,要做就做出其不意的酒价格战,啤酒好处多多,也可以做经典的啤酒鸭,那味道没得说。

    啤酒的原料秦寿还记得,由大麦﹑山泉水最佳﹑酒花﹑酵母以及淀粉质辅助原料大米﹑大麦﹑小麦等和糖类辅助原料。

    “秦郎,适才那仙儿是何许人?”

    秦寿想着啤酒发呆的时候,吃醋的钱羽馨出现秦寿面前,有心想要发作发脾气,可听到他与聂明间的对话,只能用醋意询问秦寿。

    “以前有过一面之缘,怎么?吃醋了?”

    秦寿一阵得意地抬起头看着钱羽馨,惹来钱羽馨泛白眼的动作,这话问得不是很白痴吗?只是想到秦寿如今身份,只能失落地宛然叹息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羽馨,我跟你开玩笑而已,别当真!”

    见到钱羽馨唉声叹气的模样,秦寿忍不住一阵心痛,主动认错以免钱羽馨又钻牛角尖想歪了,好不容把她哄好别又闹情绪了。

    “秦郎,羽馨没气,罢了,你的事羽馨不想理,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!”

    钱羽馨说完甩开秦寿抓紧的手,此时此刻钱羽馨感到自己好像一只蝴蝶,刚停在叶片上,正待展开它的虹一般的翅膀再向前飞,但她的心却被可怕的绝望刺痛了。

    秦寿想要说些什么,可到嘴的话又说不出口,气馁地秃废落座椅子上,双手挠着头烦躁不已,现在自己算是吃在碗里看在锅里吗?

    烦躁不已的秦寿想了一会,径直起身直奔铁匠屋,把乱七八糟的破事甩开一边,开始筹谋酿酒大计,解决村民们无所事事又闹心慌。

    钱多不压身的秦寿,直奔铁匠屋实行酿酒大业,对于仙儿善意提醒声,秦寿渐渐选择遗忘,没时间去想这些阴险的人,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

    想要酿啤酒,第一步就要制储存啤酒的密封罐,和一大堆过滤管道什么的,又要开始考验王师傅他们手艺了。

    “啤酒罐?”

    王铁匠稀里糊涂挠着头,双脚蹲地看着秦寿在地面画出的啤酒罐图形,摸着下巴有些为难起来,至于那些一大堆酿酒发酵工具,还好办点,就是储存用的啤酒罐有些麻烦,要打那么大内置还要中空。

    “不错,王师傅麻烦你了,三天后弄出来,那些铁筋暂时缓一缓,争取年关全村人都喝上啤酒!”

    秦寿语重心长的交待,王铁匠勉为其难地点点头答应下,得到王铁匠答复后,秦寿又开始忙碌跑出去,找贺明与聂明开始商讨酿酒事项。

    长安城,李恪骑着风骚的自行车溜达大街,马上引来众多惊讶目光,那唧唧作响的链条和摇摇晃晃的木轮,非但没有不美观,反而赢得了好事百姓们议论纷纷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晓得??!”

    “好奇特啊,不会是长乐乡弄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议论纷纷的好事百姓们忍不住跟上慢悠悠骑自行车的李恪,指指点点没有畜力能自己跑的自行车,第一个想到肯定是长乐乡出产的。

    李恪听到后面跟上来百姓们议论声,心中一阵得意,单手扶着摇摇晃晃的车头,一手拿出扇子洋洋自得卖弄风骚扇风,引来过往怨妇少女们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吴王!”

    长安三骚客挡路惊得李恪差点把握不住车头,摇摇晃晃之中顾不得扇子变形,抓紧车头坐到蛋疼的铁杆,双脚拼命蹬地刹车停下来,鞋子脱飞才勉强停下自行车。

    “哇~好稀奇,哪儿弄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别乱摸,别乱摸…”

    李震无视李恪恼怒的目光,惊呼连连伸手摸着车头,李恪连连拍打也止不住李震好奇,左摸右摸感叹连连。

    李德奖与李德蓓一脸着急说道:“震兄,别摸了,快撤,程妖精在后面逮人摆酒宴了!”

    “差点忘了正事,告辞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李震在李德奖两兄弟提醒下,冷汗连连拱手抱拳告辞闪人,丢下目瞪口呆的李恪,清醒过来的李恪忍着蛋疼,拐弯闪人免得遇上恶货流氓。

    “哇哈哈~~吴王,这么急这是要打哪儿去?”

    李恪不寒而粟地打了个冷颤,拼了命似的双脚连蹬自行车脚踏板,没跑出多远后面一轻,空转的后轮引来程妖精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好神奇的玩意,吴王殿下,借来玩玩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本王可以说不吗?”

    李恪哭丧着脸给恶货程妖精揪离自行车,强盗一样的程妖精裂牙嘿嘿声笑着,寒光闪烁的门牙看得李恪不寒而粟。

    “可以,要么跟老流氓喝个痛快,不醉无归,要么把这玩意给老流氓玩几日,你自个??!”

    “借你吧!”

    李恪哭丧着脸挥泪赠送,与老流氓喝酒?开什么玩笑?他的以酒解酒大法,不喝爬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华韵书阁网www.book.hygx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