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六章 推心置腹
作者:胖胖兔123      更新:2015-08-10 12:42      字数:3021
    千月白自从生病之后,从来不到府内任何人的房中走动。除了苏白尘和几个子女,她也不让任何人来探望。那次在自己房中亲自接见柳子衿已是难得,岂料今日竟然亲身来访了。

    廖妈妈连忙打开房门,只见千月白的贴身丫头小红搀着夫人走进房来。柳子衿急忙走上前拜个万福道:“柳子衿见过夫人?!?br />
    千月白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,她示意柳子衿起来,然后由着子衿搀着自己做到上座。廖妈妈端上炉子上温着的银耳莲子汤,子衿道:“这银耳莲子汤,擅驱内热。眼下天气干燥,正用得上?!?br />
    千月白说:“这两天喉咙里总是痒痒的,时不时还有些浓痰。这汤正合适?!彼低甓似鹜肜催攘思缚?,称赞道:“这银耳爽滑不腻,清心润肺,却是难得啊”子衿道:“这是前天刚从庐州送来的,苏亦方说各个房里都送了。想来夫人房里还没来得及尝鲜?!?br />
    千月白瞥一眼小红,道:“她们啊,总说是这也不行,那也不能吃,无非是怕我不适应。其实我身子哪有那么娇贵,从小也是五谷杂粮吃出来的。只是如今有些虚寒,将养着也就行了?!毙『炀镒抛焖担骸澳鞘?。要是吃得不对,您倒是不会责怪,老爷知道了可仔细我们的皮!”

    千月白眼中闪过一丝黯然,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,咳得几乎俯下身去。吓得小红连忙上去紧着轻拍后背,子衿急道:“廖妈妈,快去,将柜子里那瓶西洋药水拿过来?!?br />
    廖妈妈小跑着拿过药水,送到千月白跟前灌下几口。也是奇怪,千夫人立时恢复正常,面上竟然带上几片红润。千月白要过瓶子看了几眼,问:“子衿,这上面全是蝌蚪一样的图案,是哪里来的?”子衿笑道:“这是一个波斯商人送我的,据说是西洋货,治咳嗽最好。夫人要是觉得还有用,我这还有半箱,待会儿让韫儿给您送去?!鼻г掳滓膊煌拼?,道:“那我就多谢了?!被疤庖蛔?,又道:“子衿,府里这几天的事你都听说了?”

    子衿道:“听说了些,但我不常出俪园,所以知道的也不全。都说老爷几天没回来,府里上下有些慌乱。不过我想,老爷是朝廷的柱石,日理万机,即便不回府也是常有的事。那些乱嚼舌根的,多半都是些唯恐天下不乱,想要浑水摸鱼的货色?!?br />
    千月白轻叹道:“难怪老爷器重你。要是叶芷莹,聂少媛及的上你一半,府里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个样子?!?br />
    她回头看看小红,道:“小红,你不是总说想听廖妈妈说故事吗?这会子我放你的假,跟着廖妈妈听故事去!”这些下人都是惯常伺候主子的,哪个心眼不剔透?马上知道千夫人和柳子衿有要事商量。于是廖妈妈拉着小红和韫儿出了正厅,到耳房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千月白等她们走远,这才低声道:“子衿,刚才你说的话冠冕堂皇,如果放在大庭广众下,的确可以安定人心。只是今日我夤夜来访,不是来听你说空话的?!?br />
    一句话如芒似刺,点得子衿悚然心惊。眼前这个女人果然如传说的一样精明强干,那套虚与委蛇的东西对她完全无用。她定定神,思索片刻道:“夫人,我是个女流,见识本来就短。而且耳目闭塞,所知不全,所以说出来请您莫怪?!?br />
    千月白道:“现下只有你我,如果你愿意与我推心置腹,不妨实话实说?!彼祷笆泵嫔V?,眼神中满是恳切,子衿只觉得心中涌起一阵热潮,于是说道:“我猜这次老爷的确遭遇了极大的凶险。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,老爷的性命应该暂时没有危险?!?br />
    “是吗,怎么说?”千月白饶有兴致地凑近身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葫芦巷爆炸,如若是仇家所为,那么一旦老爷遇害,就肯定会张扬他的死讯。但目前为止,老爷却是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也没见外间大肆宣传他的死讯,说明老爷遇害的可能性不大。至于老爷到底在哪里,现在很难说。我看夫人的模样,老爷应该还没有回来,这说明,有可能是他身处险地,受制于人了?!?br />
    千月白深深地望着子衿,眼中渐渐露出刮目相看的神色。等到子衿说完,她并不说话,许久才轻声道:“妹妹,我千月白从来自认为女中第一流。今日看来,你胜过我十倍。从前我一直不大瞧得上侯爷的手段,今晚听你这一席话,我真正对他由衷地佩服。侯爷果然识人,我们平乡侯府的兴荣以后必定系于你一人身上了。

    子衿惊得站起来说:“夫人,您这么说可折煞我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,妹妹。我今日所说都是实言。你先坐下,我还有话说?!彼纠瓷碜泳腿?,激动之下,又是一阵剧烈咳嗽。子衿连忙要取桌上的西洋药,被她伸手拦阻??裙徽?,待到气息平稳之后,千月白续道:“子衿,我现在就将实底交给你。老爷的确出事了,虽然人身无恙,但确实为人所困?!?br />
    子衿又是一惊,急忙问道:“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千月白摇摇头:“目前还没查出来。但我相信肯定和忠勇侯何畏有关系。这些情况大部分是青阳利用原来公平道的骨干查察的。但现在公平道被朝廷以清查为名封场,所以青阳能够利用的资源也有限。所幸我手上还有一群老人可用,因此大致情况还是了解的?!?br />
    子衿迟疑道:“您手上还有人?”

    千月白笑道:“妹子,你当我这个杜国公的女儿是白来的?我父亲虽然故去,可是门生故吏还在,人情场面总还是要给点的,”

    柳子衿暗暗点头。她心知千月白虽然说得轻描淡写,其实这之中的人脉纠结恐怕自己一生也弄不清楚。怪到苏白尘要娶千月白,杜国公深厚的人脉资源的确是他仕途上一条不可或缺的阶石。

    千月白又道:“忠勇侯和老爷貌合神离,但说到加害还不至于。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,老爷暂时没有危险。即便出了事,以我和青阳的能力也能保苏府上下平安。但目前是非常时期,府内人心浮动,聂少媛和叶芷莹那点本事你也知道,光依靠他们,只怕过不了半个月府里就得翻天。所以我今天来找你,是希望你出手相帮,稳定府里的局势?!?br />
    柳子衿站起身来肃立道:“夫人,子衿本就是府里的一员,府内安危子衿万死不辞。只是我初来乍到,人地生疏,即便心有余心也不足啊?!?br />
    千月白也站起来,抚着她的肩膀道:“妹子,这我都替你想好了。现下还是聂少媛在管事,就这么夺她的权,别说她不愿意,底下人也不会服气。凡事要做到水到渠成,接下来怎么做我已经有了计较,到时候会一一和你通气的。眼下,你还是先熟悉一下府里的日常运作。三天后是府里的月会,我已经安排你也列席?!?br />
    子衿奇道:“月会。夫人,府里还有这样的会议?”

    千月白点头道:“正是。每月二十八府里都会召开月会。参加会议的有主事聂少媛,以及大总管苏亦方及七大管事。议题就是总结当月账务,安排下月预算。虽然说起来简单,但是府内主仆众多,职能纷杂,能够用一次会议将当月的钱粮安排妥帖就很不容易了。所以这种会议开起来最费神,有时往往要开一整天。这次我已经跟聂少媛打了招呼,安排你参加,仅作为旁听,不参与正事。到了会上,你也不必多言,只需多看多听。一来说熟悉府内运作,二来注意观察府内主仆的特性,这对你今后掌家有极大的好处?!?br />
    子衿问道:“那么您和二夫人、四夫人也参加吗?”

    千月白一怔,随即会意道:“叶芷莹和岳真真都去。光让你一个人去,肯定显得突兀,我已跟聂少媛说过了,派上她俩,才不会唐突。至于我嘛,依旧养我的病,这类俗事还是不参与的好?!弊玉菩牡?,莫看夫人嘴上说不参与正事,其实府里大事小情都尽在她的掌握。做女人做到她这份上,真真是了不起。

    千月白看看已经过了子时,便起身道:“妹子,夜深了,我不便多留,这就回去了。这两天你多做点功课,开会的时候也好有个准备?!敝劣谧龊沃止?,她没有细说,子衿也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华韵书阁网www.book.hygx.org手机用户请到m.book.hygx.org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