鳞介类 附 蚕蛹、蜼螽 跋( 二)
作者:清 · 王士雄      更新:2017-10-01 09:33      字数:664
    春秋战争七十国, 而颜渊、原宪之徒, 以陋巷终者。其时,天下尚能容隐君子也。夫隐君子者, 或高尚其事而隐, 或功成身退而隐, 或时不可为而隐, 或不堪从政而隐, 类皆有地以容其隐者也。否则, 托迹于农、工、樵、贾、缁黄①、末伎之流, 以自食其力而隐。其途虽殊, 其归则同。更或力不能为农、工、樵、贾、缁黄、末伎者, 如留候、邺候之隐于白云乡, 刘、阮、陶、李之隐于醉乡, 司马长卿以温柔乡隐, 希夷先生以睡乡隐, 尤为隐中之尤著者也。吾友海昌王君, 抱有用之才, 无功名之志, 操活人之术, 而隐于布衣。此海丰张雨农司马以为奇人,而吾乡庄芝阶中翰称曰隐君子也。余谓惟奇人斯能隐, 王君身虽隐而名望日隆, 遨游公卿数十年, 知劫运酿成, 莫从挽救,飘然归籍, 贫无立锥, 尝著《归砚录》以见志。乃不数年, 而遍地荆榛, 砚田芜秽, 痴无所用, 身亦难潜。君号半痴, 而颜②其室, 曰潜斋。今挈眷来此, 米珠薪桂, 并日而食, 因纂《饮食谱》以掳怀, 易字曰梦隐。噫! 顾仁术犹不能容于扰攘之世, 而欲追步希夷, 隐于睡乡, 以待承平之日哉! 是谱以水始, 以蝗终, 寓意深矣, 梦隐身尝世味, 如辨淄渑③ , 岂治乱之理, 果可征之人事欤! 初, 省垣以重兵自卫, 糜饷年余, 秋杪被围, 至六十余日,升米三千, 斤蔬七百, 草根掘尽, 饿毙者以数万计; 卒以兵溃城陷, 死于锋镝及自殉者亦以万许; 而被掳与流传而死者, 又不可以数计。千古名城, 遂无噍类, 蝗飞蔽天之祸, 竟至是耶!呜呼, 惨矣! 韩子云: 食焉而怠其事, 必有天殃。殃之及也, 生民涂炭, 可不痛哉! 是书言近而旨远, 吾愿后之览者, 无负其苦心焉。爰抒闻见, 跋诸卷尾。

    咸丰辛酉嘉平秀水吕大纲慎

    【①缁黄: 僧道的代称。②颜: 门框上的横匾。③淄渑: 指山东省内的古河淄水和渑水?!?

    57 -